詩人鄭燮簡介

發布:2020-04-06 23:38:23??來源:tzgh.org ??作者:泰州新聞網 74次

鄭燮簡介 鄭板橋(1693—1765)清代官吏、書畫家、文學家。名燮,字克柔,漢族,江蘇興化人??滴跣悴?、雍正舉人、乾隆元年進士?!皳P州八怪”之一。歷官河南范縣、山東濰縣知縣,有惠政。以請臻饑民忤大吏,乞疾歸。詩書畫均曠世獨立,人稱三絕。有《板橋全集》。 人物生平  鄭板橋,原名鄭燮(xiè),字克柔,號理庵,又號板橋,人稱板橋先生。他是江蘇興化人     鄭燮立像   。他的一生可以分為“讀書、教書”、賣畫揚州、“中舉人、進士”及宦游、作吏山東和再次賣畫揚州五個階段。為康熙秀才、雍正舉人、乾隆元年進士。   鄭板橋生于1693年11月22日,逝于1765年1月22日,享年73歲;應科舉為康熙秀才,雍正十年舉人,乾隆元年(1736)丙辰科二甲進士。官山東范縣、濰縣縣令,有政聲“以歲饑為民請賑,忤大吏,遂乞病歸?!弊龉偾昂?,均居揚州, 以書畫營生。工詩、詞,善書、畫。詩詞不屑作熟語。畫擅花卉木石,尤長蘭竹。蘭葉之妙以焦墨揮毫,藉草書中之中豎,長撇運之,多不亂,少不疏,脫盡時習,秀勁絕倫。書亦有別致,隸、楷參半,自稱“六分半書”。間亦以畫法行之。印章筆力樸古逼文、何。為人疏放不羈,以進士選縣令,日事詩酒,及調濰縣,因歲饑為民請賑,忤大吏,罷歸,居揚州,聲譽大著。恣情山水,與騷人、野衲作醉鄉游。時寫叢蘭瘦石于酒廊、僧壁,隨手題句,觀者嘆絕。著有《板橋全集》,手書刻之。所作賣畫潤格,傳頌一時。為“揚州八怪”之一,其詩、書、畫世稱“三絕”,擅畫蘭竹。鄭燮一生畫竹最多,次則蘭、石,但也畫松畫菊,是清代比較有代表性的文人畫家,代表畫作為《蘭竹圖》。 人生履歷 讀書教書  鄭燮,字克柔,號理庵,又號板橋,人稱板橋先生,江蘇興化人,祖籍蘇州。   他的先祖于明洪武年間由蘇州閶門遷居興化城內至汪頭,至鄭板橋已是第十四代。父親鄭之本,字立庵,號夢陽,廩生, 鄭板橋品學兼優,家居授徒,受業者先后達數百人。   1693年11月22日子時鄭板橋出生,其時家道已經中落,生活十分拮據。三歲時,生母汪夫人去世,十四歲又失去繼母鄭夫人。乳母費氏是一位善良、勤勞、樸真的勞動婦女,給了鄭板橋悉心周到的照顧和無微不至的關懷,  鄭板橋故居成了鄭板橋生活和感情上的支柱。鄭板橋資質聰慧,三歲識字,至八、九歲已在父親的指導下作文聯對。  鄭板橋書屋少時隨父立庵至真州毛家橋讀書。十六歲從鄉先輩陸種園先生學填詞。大約在二十歲左右考取秀才。二十三歲娶妻徐夫人。是年秋鄭板橋首次赴北京,于漱云軒手書小楷歐陽修《秋聲賦》。二十六歲至真州之江村設塾教書。三十歲,父親去世,此時板橋已有二女一子,生活更加困苦。作<<七歌>>詩,慨嘆“鄭生三十無一營”康熙秀才、雍正舉人、乾隆進士??途訐P州,以賣畫為生。為“揚州八怪”之一,其詩、書、畫世稱“三絕”,擅畫蘭,竹,石,松,菊等,而畫竹五十余年,成就最為突出。   賣畫揚州 由于生活困苦,鄭板橋在三十歲以后至揚州賣畫為生,實救困貧,托名”風雅”。在揚州賣畫十年期間,也穿插著一些旅游活動。不幸 的是徐夫人所生之子去世,鄭板橋曾作詩以致哀。三十二歲出游江西,于廬山結識無方上人和滿洲士人保祿。出游北京,與禪宗尊宿及其門羽林諸子弟交游,放言高論,臧否人物,因而得狂名。在名期間,結織了康熙皇子、慎郡王允禧,即紫瓊崖主人。   三十五歲,客于通州;讀書于揚州天寧寺,手寫《四書》各一部。三十七歲時作<<道情十首>>初稿.三十九歲,徐夫人病歿。鄭板橋十載揚州,結論了許多畫友,金農、黃慎等都與他過往甚密,對他的創作思想乃至性格都有極大的影響。 官宦生涯  1732年,鄭板橋四十歲,是年秋,赴南京參加鄉試,中舉人,作《得南捷音》詩。為  鄭燮像求深造,赴鎮江焦山讀書?,F焦山別峰庵有鄭板橋手書木刻 對聯“室雅何須大,花香不在多”。1736年,乾隆元年,四十四歲,在北京,參加禮部會試,中貢士,五月,于太和殿前丹墀參加殿試,中二甲第 八十八名進士,為賜進士出身”,特作<<秋葵石筍圖>>并題詩曰我亦終葵稱進士,相隨丹桂狀元郎”,喜悅之情溢于言表。1737年,四十五歲,滯留北京一年左右,以圖仕進,未果,南歸揚州.得江西程羽宸資助,娶饒氏。乳母費氏卒。1739年,四十七歲,作七律四首贈淮南監運使虞見曾。1740年, 四十八歲,為董偉業《揚州竹枝詞》作序。1741年,四十九歲,入京,候補官缺,受到慎郡王允禧的熱情款待。    作吏山東   鄭板橋五十歲時,即1742年春天,為范縣令兼署小縣朝城,始訂定詩、詞集。1743年,五十一歲,將<<道情十首>>幾經修改,至是方定稿,刻者為上元 司徒文膏。1744年,饒氏生子。鄭板橋宰范期間,重視農桑,體察民情、興民休息,百姓安居樂業。   1746年,乾隆十一年,五十四歲,自范縣調署濰縣。是年山東大饑,人相食。濰縣原本繁華大邑,然自是年災荒連年,救災便成了鄭板橋主持濰縣政事的一項 重要內容,他開倉賑貨,令民具領券供給,又大興工役,修城筑池,招遠近饑民就食赴工,籍邑中大戶開廠煮粥輪食之。盡封積粟之家,活萬余人。秋以歉收,捐廉 代輪,盡毀借條,活民無算。濰縣饑民出關覓食,板橋感嘆系之,作逃荒行。   1748年大學士高斌和都御史劉統勛為特使到山東放賑,板橋隨之。秋大熟,濰縣災情 漸趨緩解,饑民也由關外絡繹返鄉,板橋作還家行紀其事。為防水浸寇擾,捐資倡眾大修濰縣城墻。秋末,書修濰縣城記。   1751年,海水溢,板橋至濰縣北邊 禹王臺勘災。鄭板橋作官意在得志則澤加于民,因而他理政時能體恤平民和小商販,改革弊政,并從法令上、措施上維護他們的利益,板橋宰濰期間勤政廉政,無留積,亦無冤民, 深得百姓擁戴。濰縣富商云集,人們以奢靡相容,鄭板橋力倡文事,發現人才,留下了許多佳話。1747年,滿洲正黃旗人、侍講學士德保主試山東,板橋同在試院,相與唱和。1748年,乾隆 出巡山東。鄭板橋為書畫史,參與籌備,布置天子登泰山諸事,臥泰山絕頂四十余日,常以此自豪,鐫一印章云乾隆柬封書畫史”。   1749年,五十七歲,饒氏所生之子又于興化 病歿。與御史沈延芳同游郭氏園。重訂家書、詩鈔,并手寫付梓。1750年撰板橋自序。同年,重修文昌祠,倡建狀元橋,作文昌祠記。1751年,五十九歲,作難得湖涂橫幅。1752年,主持修濰縣城隍廟,撰城隍廟碑記,在文昌祠記和城隍廟碑記里,板橋力勸濰縣紳民修文潔行”,在濰且百姓間產生了 相當大的影響。同年,與濰縣童生韓鎬論文,并作行書七言聯刪繁就簡三秋樹,領異標新二月花?!编嵃鍢蛟跒H縣任上著述頗多,其《濰縣竹枝詞》四十首尤為膾炙人口。 賣畫揚州  “民于順處皆成子,官到閑時更讀書”。官濰七年,板橋無論是在吏治還是詩文書畫方面都達到了新的高峰,吏治文名,為時所重”。板橋居官十年,洞察了官場的種種黑暗,立功天地,字養生民  鄭板橋像”的抱負難以實現,歸田之意與日俱增。1753年,鄭板橋六十一歲,以為 民請賑忤大吏而去官。去濰之時,百姓遮道挽留,家家畫像以祀,并自發于濰城海島寺為鄭板橋建立了生祠。去官以后,板橋賣畫為生,往來于揚州、興化之間,與同道書畫往來,詩酒唱和。1754年,鄭板橋游杭州。復過錢塘,至會稽,探禹穴,游蘭 亭,往來山陰道上。1757年,六十五歲,參加了兩淮監運使虞見曾主持的虹橋修禊,并結識了袁枚,互以詩句贈答。這段時期,板橋所作書畫作品 極多,流傳極廣。 最后歲月    鄭板橋墓1766年1月22日(乾隆三十年十二月十二日)板橋卒,葬于興化城東管阮莊,享年七十三歲。板橋二子均早卒,以堂弟鄭墨之子鄣田嗣。 坎坷人生   身世窮困   鄭板橋辭官回家,“一肩明月,兩袖清風”,惟攜黃狗一條,蘭花一盆。一夜,天冷,月黑,風大,雨密,板橋輾轉不眠,適有小偷光顧。他想:如高聲呼喊,萬一小偷動手,自己無力對付,佯裝熟睡,任他拿取,又不甘心。略一思考,翻身朝里,低聲吟道:“細雨蒙蒙夜沉沉,梁上君子進我門?!?   此時,小偷已近床邊,聞聲暗驚。繼又聞:“腹內詩書存千卷,床頭金銀無半文?!毙⊥敌南耄翰煌狄擦T。轉身出門,又聽里面說:“出門休驚黃尾犬?!毙⊥迪?,既有惡犬,何不逾墻而出。正欲上墻,又聞:“越墻莫損蘭花盆?!毙⊥狄豢?,墻頭果有蘭花一盆,乃細心避開,足方著地,屋里又傳出:“天寒不及披衣送,趁著月黑趕豪門?!?   父為廩生,四歲喪母,由繼母撫養長大。   談到板橋的家世,亦屬書香門第。至其父時,家道中落,雖有學養,僅考得個稟生,枯守家園,教幾個蒙童,生活相當清苦。板橋是獨子,不幸三歲喪母,依靠乳娘費氏撫養。這位乳娘乃是他祖母的侍婢,感主人之恩,不顧自己的丈夫與孩子,而到鄭家來共度患難,每日清晨,背負著瘦弱的板橋,到市上作小販,寧愿自己餓著肚子,總得先買個燒餅給孩子充饑。后來,她自己兒子雖當了八品官,請她回去享福,她仍寧可留在鄭家吃苦。板橋特為乳娘寫了一首詩,詩前縷述患難恩撫的經過情景,詩為:“平生所負恩,不獨一乳母,長恨富貴遲,遂令慚恧久,黃泉路迂闊,白發人老丑,食祿千萬鐘,不如餅在手?!?   板橋的繼母郝氏,賢慧而有愛心,可惜體弱,禁不住饑寒的煎熬,于板橋十四歲時即去世,對未成年的孩子來說,也是一項很大的打擊。   康熙秀才(十九歲)、雍正舉人(四十歲)、乾隆進士(四十四歲),雖才華蓋世,跨越三朝,然 50 歲時才做了個七品芝麻官。   他十九歲時中了秀才,二十三歲時結婚,為了生活,到揚州去賣字畫,無人賞識,很不得意,有時逛逛青樓,卻從不嫖娼,或借酒澆愁,顯得消沉。迨至他三十歲時,父親窮困而死,后來兒也饑餓而死,境遇至慘。所幸他四十歲中了舉人,四十四歲中了進士。再到揚州,因已有了名氣,他的字畫連同舊作,都被當成墨寶,他慨于炎涼的世態,特地刻了一方印章蓋在他的作品上,印文為“二十年前舊板橋”,多少也帶點自嘲的意味。    仕途不順   1. 任山東范縣知縣,審案廉明。  鄭板橋故居   2. 濰縣知縣,遇饑荒,修筑城池,迫富豪平價售糧,被密告,以賑災不當被懲,乃辭官歸去。他先后做過山東范縣及濰縣的縣令,深入民間,洞悉民間的疾苦,終因救災而得罪了巨室,冤枉被參,他宦情已薄,毅然辭官返里。他在惜別濰縣紳民所畫的一幅竹子上題了一首詩:“烏沙擲去不為官,囊橐蕭蕭兩袖寒;寫取一枝清瘦竹,秋風江上作漁竿?!庇譃橄e僚屬,畫了一幅菊花,也題上詩:“進又無能退又難,宦途跼蹐不堪看;吾家頗有東籬菊,歸去秋風耐歲寒?!北仨殨邕_的心胸,才能自然流露出這般的瀟灑。   3. 鄭板橋,曾當過十二年七品官,他清廉剛正,在任上,他畫過一幅墨竹圖,上面題詩:“衙齋臥聽瀟瀟竹, 疑是民間疾苦聲。些小吾曹州縣吏,一枝一葉總關情?!?   他對下層百姓有著十分深厚的感情,對民情風俗有著濃重的興趣,在他的詩文書畫中,總是不時地透露著這種清新的內容和別致的格調。    多才多藝   1. 畫竹:   自謂畫竹多于紙窗粉壁見日光月影的影射怪取得。曾題道:“吾之竹清俗雅脫乎,書法有行款,竹更要行款,書法有濃淡,竹更要有濃淡,書法有疏密,竹更要有疏密?!彼脤懼?,更將款題于竹石間,以竹之“介于否,堅多節”來表達自我孤高的情操。   2. 工楷隸:   綜合草隸篆楷四體,再加入蘭竹筆意,寫來大小不一,歪斜不整,自稱“六分半書”,他以黃山谷筆致增強作畫的氣勢,以“亂石鋪街、浪里插篙”形容其書法的變化與立論的依據。   3. 擅畫蘭竹石:   體貌書朗,風格勁峭,自稱“四時不謝之蘭,百節長青之竹,萬古不敗之石,千秋不變之人”。蔣士銓題畫蘭詩中說:“板橋作畫如寫蘭,波磔奇古形翩翩,板橋寫蘭如作字,秀葉疏花是姿致?!边@段話,將“書”與“畫”在他作品中的關系真是說得透剔極了。   4.書畫特色:   獨創寫意,著意趣味。他自謂應有“真氣、真趣、真意”  鄭板橋竹石畫   5.詩文特性:  ?。?)去陳舊套語。(2)白話代替古典。(3)暗喻民族志節。   鄭燮(板橋)有二首詠竹的詩,其一為“題竹石”: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巖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边@首詩既點出竹之“處境”,更直接說出竹的貞定,經得起各種磨難考驗,儼然是個頂天立地、昂然不屈的烈士,令人望之生“敬”。   另一首為“題畫竹”:   “畫竹插天蓋地來,翻風覆雨筆頭載;我今不肯從人法,寫出龍須鳳尾來?!鼻岸鋵懏嬛竦臍鈩?,后二句則雙寫人與竹的“擇善固執”及不從俗流、不為俗物的個性。   《鄭燮六十自壽》:   “常如作客,何問康寧。但使囊有余錢,甕有余釀,釜有余糧, 取數頁賞心舊紙,放浪吟哦。興要闊,皮要頑,五官靈動勝千官, 過到六旬猶少?!?   定欲成仙,空生煩惱。只令耳無俗聲,眼無俗物,胸無俗事,將幾枝隨意新花,縱橫穿插。睡得遲,起得早,一日清閑似兩日,算來百歲已多。   6. 對聯:   ◎ 室雅何須大,花香不在多 。   ◎ 汲來江水烹新茗,買盡青山當畫屏。(題焦山自然庵)   ◎ 從來名士能評水,自古高僧近斗茶。(題茶館)   ◎ 刪繁就簡三秋樹,立意標新二月花。    難得糊涂   難得糊涂:一句平淡有味的名言。   他本是個聰明絕頂,通今博古的一代文豪,卻偏偏寫什么“吃虧是?!?、“難  得糊涂”,并煞有介事地再加上個注:“聰明難,糊涂難,由聰明而入糊涂更難”。   一般為官者都會了解,為政得罪巨室,就難有好的下場。而板橋一反積習,獨行其是,明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最后,不惜扔掉熱烘烘的烏紗,而寧可回到冷颼颼的秋江上去釣魚,也正因他的率真,才能顯得如此的灑脫。   他所題的“難得糊涂”,可能有兩種含意,一方面似有鑒于官場中的糊涂,他難得那種糊涂,只有及早抽身。另一方面當系看透世態,為免多惹煩惱,不妨糊涂一點。他能保全這種糊涂,也算得是可人了。    以“怪”出名   1. 揚州八怪(金農、汪士慎、黃慎、李鮮、鄭燮、李方膺、高翔、羅聘)   2. 怪在何處(畫得怪、文章怪、性情怪、行為怪)   板橋的“怪”,頗有點濟公活佛的味道,“怪”中總含幾分真誠,幾分幽默,幾分酸辣。每當他看到貪官奸民被游街示眾時,便畫一幅梅蘭竹石,掛在犯人身上作為圍屏,以此吸引觀眾,借以警世醒民。    頗有罵名   他無官一身輕,再回到揚州賣字畫,身價已與前大不相同,求之者多,收入頗有可觀。但他最厭惡那些附風的雅的暴發戶,就像揚州一些腦滿腸肥的鹽商之類,縱出高價,他也不加理會。高興時馬上動筆,不高興時,不允還要罵人。他這種怪脾氣,自難為世俗所理解。有一次為朋友作畫時,他特地題字以作坦率的自供:   “終日作字作畫,不得休息,便要罵人。三日不動筆,又想一幅紙來,以舒其沉悶之氣,此亦吾曹之賤相也。索我畫,偏不畫,不索我畫,偏要畫,極是不可解處。然解人于此,但笑而聽之?!?    人潤例   寫字畫畫,斤斤計較于酬金,自是俗不可耐。但板橋毫不隱諱,而且明定出一則可笑的怪潤例:大幅六兩、中幅四兩、書條對聯一兩、扇子斗方五錢。   “大幅六兩,中幅四兩,書條對聯一兩,扇子斗方五錢。凡送禮物食物,總不如白銀為妙。蓋公之所陜,未必弟之所好也。若送現銀,則中心喜稅,書畫皆佳。禮物既屬糾纏,賒欠尤恐賴賑。年老神疲,不能陪諸君子作無益語言也。   “畫竹多于買竹錢,紙高六尺價三千;任渠話舊論交接,只當春風過耳邊?!?明明是俗不可耐的事,但出諸板橋,轉覺其俗得分外可愛,正因他是出于率真。    好吃狗肉   等第狗肉(一黑、二黃、三花、四白),譽之“人間珍肴”。   板橋定潤格,規定凡求其書畫者,應先付定金,并作潤例,頗為風趣。當時,許多豪門巨紳,廳堂點綴,常以得到板橋書畫為榮。但板橋不慕名利,不畏權勢,生平最不喜為那些官宦劣紳們作書畫,這在他老人家的潤格里是不便聲明的。有一次,一幫豪紳為得其書畫,運用計謀,設下陷阱。他們了解到板橋愛吃狗肉,就在他偕友外出交游的必經之路上,借村民的茅舍,烹煮了一鍋香噴噴的狗肉,待板橋經過時;主人“笑臉相迎,并以狗肉好酒相待?!卑鍢虿灰?,開懷暢飲,連贊酒美肴不止。飯罷,主人端出文房四寶,言請大人留聯以作紀念。板橋深覺今有口福,便立刻應諾,隨即起身提筆,并詢問主人大名,署款以酬雅意。書畢,盡興而歸。后來,在一次宴席上,他偶然發現自己的書畫作品掛在那里,方知自己受騙,十分后悔,自己嘴饞不已。    橋三絕   “三絕詩書畫,一官歸去來?!闭筛牌渖?,也是最確切的贊頌。傳統書香門第的楹聯,常題:“傳家有道存忠厚,處世無奇但率真”。正是鄭板橋的最佳寫照。   舉其詩集里三首題畫的詩,來看鄭板橋三絕--詩、書、畫的高妙。   《濰縣署中畫竹,呈年伯包大中丞詩云》   衙齋臥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些小吾曹州縣吏,一枝一葉總關情。   《予告歸里畫竹別濰縣紳士民云》   烏紗擲去不為官,囊橐蕭蕭兩袖寒,寫取一枝清瘦竹,秋風江上作魚竿。   《初返揚州畫竹第一幅》   二十年前載酒餅,春風倚醉竹西亭,而今再種揚州竹,依舊淮南一片青。   從這三首詩中,悠悠然的感受到題詩如畫的美外,更可聞到他關心民情,以及因案辭官的高操志節;疏放狂宕中,更見其真性情,故人有云,板橋三絕充滿了三真:真氣、真意、真趣,的確形容得非常貼切。 詩詞選摘   詩作    【江晴】   霧里山疑失,雷鳴雨未休。   夕陽開一半,吐出望江樓。    【紹興】   丞相紛紛詔敕多,紹興天子只酣歌。   金人欲送徽欽返,其奈中原不要何!    【小廓】   小廓茶熟已無煙,折取梅花瘦可憐。   寂寂柴門秋水闊,亂鴉揉碎夕陽天。    【墨竹圖題詩】   衙齋臥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   些小吾曹州縣吏,一枝一葉總關情。    【竹石】   咬定青山不放松, 立根原在破巖中。   千磨萬擊還堅勁, 任爾東西南北風。    【題畫蘭】   身在千山頂上頭,突巖深縫妙香稠。   非無腳下浮云鬧,來不相知去不留。    【題畫竹】   四十年來畫竹枝,日間揮寫夜間思。   冗繁削盡留清瘦,畫到生時是熟時。    【哭惇兒五首選一】   天荒食粥竟為常,慚對吾兒淚數行。   今日一匙澆汝飯,可能呼起更重嘗。    【過綠珠墜樓故址】   古往今來歲月深,季倫遺址漫登臨。   綠珠樓下香魂杳,經尺珊瑚何處尋。    【芙蓉】   最憐紅粉幾分痕,水外橋邊小竹門。鄭板橋(詩意雕)(14張)   照影自驚還自惜,西施原住苧蘿村。   虛心竹有低頭葉,傲骨梅無仰面花。    【七絕】   船上人被名利牽,岸上人牽名利船。   江水滔滔流不盡,問君辛苦到何年。    【予告歸里,畫竹別濰縣紳士民】   烏紗擲去不為官,囊橐蕭蕭兩袖寒。   寫取一枝清瘦竹,秋風江上作漁竿。    【揚州】   畫舫乘春破硝煙,滿城絲管拂榆錢。   千家養女先教曲,十里栽花算種田。   雨過隋堤原不濕,風吹紅袖欲登仙。   詞人久已傷白頭,酒暖香溫倍悄然。    【寄松風上人】   豈有千山與萬山,別離何易來何難。   一日一日似流水,他鄉故鄉空倚闌。   云補斷橋六月雨,松扶古殿三時寒。   筍脯茶油新麥飯,幾時猿鶴來同餐    【瓜洲夜泊】   葦花如雪隔樓臺,咫尺金山霧不開。   慘淡秋燈漁舍遠,朦朧夜話客船偎。   風吹隱隱荒雞唱,江動洶洶北斗回。   吳楚咽喉橫鐵甕,數聲清角五更哀。    【偶然作】   英雄何必讀書史,直攄血性為文章。   不仙不佛不賢圣,筆墨之外有主張。   縱橫議論析時事,如醫療疾進藥方。   名士之文深莽蒼,胸羅萬卷雜霸王,   用之未必得實效,崇論閎議多慨慷。   雕鐫魚鳥逐光景,風情亦足喜且狂。   小儒之文何所長,抄經摘史饾饤強,   玩其詞華頗赫爍,尋其義味無毫芒。   弟頌其師客談說,居然拔幟登詞場。   初驚既鄙久蕭索,身存氣盛名先亡。   輦碑刻石臨大道,過者不讀倚壞墻。   嗚呼,文章自古通造化,息心下意毋躁忙。   〔右上圖冊共四件作品:“鄭板橋詩意雕”。是用壽山石來雕刻的。其中方章微畫雕四面屏刻剪輯后連成一起。圖片來源:徐林(心若冰清)-雕刻作品〕    詞作    【石頭城】   懸巖千尺,借歐刀吳斧,削成城郭。千里金城回不盡,萬里洪濤噴薄。   王浚樓船,旌麾直指,風利何曾泊。船頭列炬,等閑燒斷鐵索。   而今春去秋來,一江煙雨,萬點征鴻掠。叫盡六朝興廢事,叫斷孝陵殿閣。   山色蒼涼,江流悍急,潮打空城腳。數聲漁笛,蘆花風起作作。   【 周瑜宅】   周郎年少,正雄姿歷落,江東人杰。八十萬軍飛一炬,風卷灘前黃葉。   樓艫云崩,旌旗電掃,射江流血。咸陽三月,火光無此橫絕。   想他豪竹哀絲,回頭顧曲,虎帳談兵歇。公瑾伯符天挺秀,中道君臣惜別。   吳蜀交疏,炎劉鼎沸,老魅成奸黠。至今遺恨,秦淮夜夜幽咽。    【桃葉渡】   橋低紅板,正秦淮水長,綠楊飄撇。管領春風陪舞燕,帶露含凄惜別。   煙軟梨花,雨嬌寒食,芳草催時節。畫船簫鼓,歌聲繚繞空闊。   究竟桃葉桃根,古今豈少,色藝稱雙絕?一縷紅絲偏系左,閨閣幾多埋沒。   假使夷光,苧蘿終老,誰道傾城哲?王郎一曲,千秋艷說江楫。    【莫愁湖】   鴛鴦二字,是紅閨佳話,然乎否否?多少英雄兒女態,釀出禍胎冤藪。   前殿金蓮,后庭玉樹,風雨催殘驟。盧家何幸,一歌一曲長久!   即今湖柳如煙,湖云似夢,湖浪濃于酒。山下藤蘿飄翠帶,隔水殘霞舞袖。   桃葉身微,莫愁家小,翻借詞人口。風流何罪?無榮無辱無咎。    【長干里】    逶迤曲巷,在春城斜角,綠楊蔭里。赭白青黃墻砌石,門映碧溪流水。   細雨餳簫,斜陽牧笛,一徑穿桃李。風吹花落,落花風又吹起。   更兼處處繰車,家家社燕,江介風光美。四月櫻桃紅滿市,雪片鰣魚刀。   淮水秋清,鐘山暮紫,老馬耕閑地。一丘一壑,吾將終老于此。     懷禪微刻 《滿江紅 思家》 【滿江紅·思家】   我夢揚州,便想到揚州夢我。第一是隋堤綠柳,不堪煙鎖。   潮打三更瓜步月,雨荒十里紅橋火。更紅鮮冷淡不成圓,櫻桃顆?!?   何日向,江村躲;何日上,江樓臥。有詩人某某,酒人個個。   花徑不無新點綴,沙鷗頗有閑功課。將白頭供作折腰人,將毋左。    【臺城】   秋之為氣,正一番風雨,一番蕭瑟。落日雞鳴山下路,為問臺城舊跡。   老蔓藏蛇,幽花賤血,壞堞零煙碧。有人牧馬,城頭吹起篥。   當初面代犧牲,食惟菜果,恪守沙門律。何事餓來翻掘鼠,雀卵攀巢而吸?   再曰荷荷,跏趺竟逝,得亦何妨失?酸心硬語,英雄淚在胸臆。   【胭脂井】   轆轆轉轉,把繁華舊夢,轉歸何處?只有青山圍故國,黃葉西風菜圃。   拾橡瑤階,打魚宮沼,薄暮人歸去。銅瓶百丈,哀音歷歷如訴。   過江咫尺迷樓,宇文化及,便是韓擒虎。井底胭脂聯臂出,問爾蕭娘何處?   清夜游詞,后庭花曲,唱徹江關女。詞場本色,帝王家數然否?    【高座寺】    暮云明滅,望破樓隱隱,臥鐘殘院。院外青山千萬疊,階下流泉清淺。   鴉噪松廊,鼠翻經匣,僧與孤云遠??樟荷呙?,舊巢無復歸燕。   可憐六代興亡,生公寶志,絕不關恩怨。手種菩提心劍戟,先墮釋迦輪轉。   青史譏彈,傳燈笑柄,枉作騎墻漢。恒沙無量,人間劫數自短。    【孝陵】   東南王氣,掃偏安舊習,江山整肅。老檜蒼松盤寢殿,夜夜蛟龍來宿。   翁仲衣冠,獅麟頭角,靜鎖苔痕綠。斜陽斷碣,幾人系馬而讀。   聞說物換星移,神山風雨,夜半幽靈哭。不記當年開國日,元主泥人淚簇。   蛋殼乾坤,丸泥世界,疾卷如風燭殘。老僧山畔,烹泉只取一掬。    【方景兩先生廟】   乾坤欹側,藉豪英幾輩,半空撐住。千古龍逢源不死,七竅比干肺腑。   竹杖麻衣,朱袍白刃,樸拙為艱苦。信心而出,自家不解何故。   也知稷契皋夔,閎顛散適,岳降維申甫。彼自承平吾破裂,題目原非一路。   十族全誅,皮囊萬段,魂魄雄而武。世間鼠輩,如何妝得老虎!    【宏光】   宏光建國,是金蓮玉樹,后來狂客。草木山川何限痛,只解征歌選色。   燕子銜箋,春燈說謎,夜短嫌天窄。海云分付,五更攔住紅日。   更兼馬阮當朝,高劉作鎮,犬豕包巾幘。賣盡江山猶恨少,只得東南半壁。   國事興亡,人家成敗,運數誰逃得?太平隆萬,此曹久已生出。    【沁園春】   花亦無知,月亦無聊,酒亦無靈。把夭桃斫斷,煞他風景;鸚哥煮熟,佐我杯羹。   焚硯燒書,椎琴裂畫,毀盡文章抹盡名。滎陽鄭,有慕歌家世,乞食風情。   單寒骨相難更。笑席帽青衫太瘦生??磁铋T秋草,年年破巷;疏窗細雨,夜夜孤燈。   難道天公、還鉗恨口,不許長嘆一兩聲?顛狂甚,取烏絲百幅,細定凄清。    60歲自壽聯   常如作客,何問康寧;但使囊有余錢,甕有余釀,釜有余糧,取數葉賞心舊紙,放浪吟哦;興要闊,皮要頑,五官靈動勝千官,過到六旬猶少   定欲成仙,空生煩惱;只令耳無俗聲,眼無俗物,胸無俗事,將幾枝隨意新花,縱橫穿插;睡得遲,起得早,一日清閑似兩日,算來百歲已多

上一篇:大學生走訪板橋故地 讓非遺文化“扎根”心底
下一篇:泰州七處景點入編紅色江蘇省地圖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脱机麻将全集完整版 股票调出融资融券 连续3天下跌的股票 江苏国泰股票今日行 股票软件下载大全 a股新股申购条件 国新能源股票趋势 资产配置是什么意思 炒股最好的app 股票交易时间规则 怎样看股票是涨还是